民生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民生

宋自楼:一个贫穷羸弱少年奋斗多年后 终于成长为焦岭村脱贫致富典型

2020-09-25 09:11  文章来源:中国小康新闻网  作者:佚名    
0
       本网讯:(记者王西明 通讯员马艳君) “咱们村宋自楼真不简单,又是喂猪、养牛,又是种烟叶,样样干的都很好,家里日子过得红红火火……”焦岭村党支部书记焦顺国提起本村的宋自楼,话语中满是肯定赞赏。
        宋自楼是米庙镇焦岭村1组的贫困户,今年47岁。幼年的宋自楼是村里出了名的苦孩子。1982年,宋自楼父亲因病去世时,他刚刚9岁,姐姐11岁,妹妹6岁,爷爷奶奶60多岁。焦岭村是一个农业基础薄弱、自然资源少的贫穷小山村,村民辛苦一年,整年连肚子都“吃不饱”。父亲突然离世,让这个原本贫弱不堪的家一下子陷入绝境。

        “那时候我是整天的哭呀,怨老天的不公,甚至恨去世的自楼的父亲,他去天堂享福去了,撇下我们孤儿寡母,还要赡养照顾公婆,我可怎么办呀……”自楼母亲魏爱荣谈到老伴刚去世的状况,不由得泪流满面。
       “妈,我爸走了,还有我呢,我一定听你的话,我要快快长大,长大了好帮你干活……” 9岁的儿子在父亲去世后,好像一下子突然长大了,魏爱荣由衷地感到欣慰。在场的我受到感染,眼睛不由得湿润了,我仿佛依稀看到,身材矮小瘦弱的小自楼踮起脚尖,搂着妈妈的腰,把自己的头轻轻地伏在妈妈胸前,不断安慰着自己母亲的场景。
        “我爸在世时,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,给我太多的疼爱。爸爸一下子过世了,最爱我的人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我再也见不到爸爸了。我心里当然难过,可我不敢当着大人的面哭,不敢在姐姐妹妹面前流泪。虽然我才九岁,我就感觉我是家里的男孩,以后这个家就靠我了。我在亲人们面前从来不哭,我想爸爸了,就躲到没人的地方哭,半夜梦到爸爸时,我就把头藏在被窝里无声地哭……我不能让家里人知道,那样会增添他们的痛苦”。
        “没有了爸爸,我就尽量多帮助妈妈干家里的活。每天早上,我早早起床,不是帮妈妈挑水做饭,就是到路边捡树叶,那时化肥少,地里庄稼用的是农家肥,树叶和作物秸秆是农家肥的主要来源……”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幼年的自楼,便显出与他同龄人不一样性格:懂事和勤劳。
       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,更为的是让妈妈少干点农活。13岁的宋自楼初中刚升入二年级,他就自动辍学了。

       “我怎么劝,孩子都坚决不去上学,他学习可好呀,每次都是班级前几名。我知道他是想减轻我的负担。孩子学习嫩好,说不上不上了,怎么也劝不住,到现在我还一直感觉对不起孩子和他的父亲……” 自楼辍学这件事,妈妈魏爱荣每每想起,仍是痛苦和自责。
       辍学后的宋自楼,13岁的他依然像小大人一样,每天跟在妈妈身后,学着做农活。除草、中耕、割麦等农活一学就会,他十四五岁时就学会了犁地。他还记得第一次犁地的场景:妈妈在前面牵着牛,牛的身后,一米四五个头的他,佝偻着身子,步履蹒跚地艰难地扶着犁子,在他的身后,是犁子划过的一道深深浅浅、弯弯曲曲的土沟。听着宋自楼的介绍,我不由对幼年的他产生一种敬意。作为同龄人,十四五岁时的我,在宋自楼学犁地时,正幸福地坐在教室里,听老师“传道受业解惑”呢。我学校吃的粮食,也是我的父亲一袋袋送到学校的食堂兑换成花花绿绿的“饭票”。父母在,少年不知愁滋味。在享受父母为我创造的幸福生活同时,有时我还在抱怨学习的枯燥无味和生活的种种不如意。
   宋自楼干了四五年农活,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辛苦不说,但一年到头还是落不了几个钱。十八九岁的宋自楼开始意识到传统的种植模式很难赚到钱。当时,烟叶经济价值高,他就开始尝试着种烟叶,这一种就是二十多年。
        “烟叶效益是比小麦玉米等作物经济价值高,但是我们村耕地没有水资源,烟叶产量没保障。我刚开始不敢种太多,第一年种一两亩,后来慢慢发展到七八亩。自从种了烟叶,我家经济条件也慢慢稍微好了一点,不仅能吃饱饭,一年还能落千儿八百块钱。后来,多少有点积蓄,我21岁时候成了家,现在两个儿子,一个24岁,一个15岁。自从有了孩子,种烟叶挣得钱勉强能够顾住孩子们的上学费用和一家人的生活开支,再加上爷爷奶奶和我妈身体也不好,经常看病吃药,我们家仍然没什么钱。还是党的政策好,2013年,我家被村里确定为贫困户,当时我感觉可不好意思,我决定好好干,争取早日扔掉贫困户的‘帽子’。”对于好强的宋自楼,“贫困户”是三个多么耻辱的 “字眼”。
        当上贫困户后,宋自楼每天比原来更加关注时事新闻和经济报道。在继续搞好烟叶种植的同时,宋自楼充分利用焦岭村荒山面积大,山上花草植被多的优势,开始在家里喂养蜜蜂。为了将蜂蜜很好地进行销售,宋自楼利用手机网络微信销售平台,广泛宣传销售。由于两口子踏实肯干,2016年底,宋自楼作为焦岭村第一批脱贫户光荣“脱贫”。
       2017年,脱贫后为实现能够致富,他决定开始生猪养殖。利用扶贫小额贷款政策,他顺利申请到5万元政府贴息贷款,当年,一座500平方的小型简易养猪场建设完毕。2018年,他筹款20多万元,发展肉猪220头。2018年,生猪市场行情价格长期低迷,辛苦一年他却几乎没挣到什么钱。
        “2018年生猪价格低的很,一年到头没挣住钱不说,如果稍不留心,我还会赔个精光,亲友们都纷纷劝我把猪场停了。后来村两委干部和扶贫工作队了解到我的情况,多次推荐我参加市乡养猪技术专业培训班,我不仅系统学习掌握生猪养殖相关专业知识,更重要的是开阔了眼界,对全国生猪行业有了全面的了解。我了解到,造成猪肉市场价格低的原因,是当年受非洲猪瘟的影响,国家禁止本地生猪外运所致。我从新闻中还了解到全国大小养殖场,由于非洲猪瘟生猪死好多……我敏感地感觉到2019年生猪市场价格肯定涨。于是我顶住压力,购买母猪18头,决定自繁自育。果然不出所料,2019年那年的生猪价格一直久居不下,2020年春节前后,我将母猪和生猪共计60多头全部销售,销售额近30多万元,扣除饲料、兽药等成本,纯利润20多万元。现在我总结生猪养殖成功的两条最关键因素,一是要全面了解国家产业政策,二是要精准把握市场行情……”。宋自楼俨然是一名生猪饲养、销售方面的专家。
       “我今年喂9头母猪,现在已经有了28个猪娃,猪娃现在都20斤左右,到春节左右能够长到180-200斤。还有4只母猪最近几天要生产……,我今年还养了2头牛、种了15亩烟叶,2亩花生、2亩红薯……”一提起自己养的猪牛,种的庄稼,宋自楼浑身充满了力量。
    “楼哥,今年的收入怎么样呀?”我接过他的话,问他今年的整体收入情况。
       “我感觉今年纯收入有16万多,你看:28头生猪,每头纯利润按照2500元算应该有7万块钱,15亩烟叶每亩2000元算应该有3万元,我大儿子外出务工工资和我村里公益岗位工资一年收入应该在5万元左右,我们种的花生、红薯和村扶贫上光伏分红、产业奖补、牲畜销售奖补等几项收入,怎么也要1万元以上……” 。从宋自楼充满自信的话语中,我仿佛看到他和他的家人,在勤劳致富的道路上,正在昂首阔步、奋勇向前。

责任编辑:思颖
最新资讯

关于我们 / 招聘 / 广告服务 / 网站声明 / 法律顾问 / 人员查询
QQ:2897812423 邮箱:zgxkxww2013@163.com
京公网安备 1001036210265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4065) 中 国 小 康 新 闻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3-2013 by www.zgxkxww.cn all rights reserved
Power by DedeCms  京ICP备2001051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