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关注

农民工“粉墙”大半年 弄不清工钱多少钱? 调查: 粉墙面积双方测量相差1万平方米

2020-12-17 14:06  文章来源:大河报  作者:佚名    
0

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 王新昌

     年关将至,辛苦大半年的农民工们,本该领着血汗钱回家与亲人团聚。然而来自周口扶沟县的班欢等几位农民工却高兴不起来。今年3月起,他和老乡们在郑州的京东亚洲一号工地,为3个仓库做“内粉”,但最近几个月,他们领不到工钱了。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顶端新闻·大河报记者实地调查。

投诉:3月份起干“内粉”,迟迟拿不到全款

      “我们是今年3月份来干活的,一共做了三、四、七3个仓库的‘内粉’,前几个月工钱照常给,从11月初开始,工钱不发了。”班欢说。

图示:京东亚洲一号多个仓库未完工

       近日,记者来到位于经开区的现场,来到班欢等人工作的仓库,这里的仓库内墙,楼梯道等多处已被粉刷完毕。“10月份就干完了,原来说10月份给结清工钱,现在突然不给工钱了。”班欢说。据班欢介绍,他们干的活儿工钱大约38万元,目前仅收到了28.722万元,仍有10万元差额。

图示:图中白墙即是班欢带人粉刷的

     顶端新闻·大河报记者了解到,该项目承包商是中国五冶集团,但中国五冶集团又将“内粉”活儿先后分包给四川、上海等地公司,而班欢等农民工所干的活儿,是从上海誉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誉童公司”)处承接的。

说法:上游都已付款,“内粉”面积测量差1万平

       顶端新闻·大河报记者从京东华中公关处获悉,京东已向总包方(中国五冶集团)结过费用。而中国五冶集团该项目负责人喻进宗表示,总包商已向上海誉童公司足额支付费用。

        “上海誉童公司的刘炳建请来的工人干的,我们结清了费用,现在矛盾的核心是刘炳建测量的面积,和班欢他们测量的面积相差太大,调解不成。”喻进宗说。喻进宗介绍,刘炳建是上海誉童公司在该项目的负责人。

         随后,顶端新闻·大河报记者联系到刘炳建,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儿施工协议,甲方为刘炳建指定的合伙人王德全,并不是上海誉童公司,乙方则为投诉人班欢。

         为什么没有以上海誉童公司为甲方,而以王德全名字签协议?对此刘炳建没有正面回应,而是说他代表公司,王德全是他合伙人,所签协议真实有效。

        根据协议内容,四号仓库“抹灰”(也就是‘内粉’,记者注)交给班欢等人,工钱为每个平方米18元。双方约定,最终工程量以施工现场和图纸为准,工程验收后20天内全部付款。不过,三号仓库、七号仓库“抹灰”并没有施工协议。

图示:施工协议,甲方并非上海誉童公司,而是个人。

       “我们测量的是12000平方米(除去墙裙、门窗洞口及单个大于0.3平方米的孔洞面积),对方主张的是21000平方米,差距太大,按照我们测量的,目前付的28万多元已经把工钱付完了,甚至多付了。”刘炳建说。谈到结清工钱时,刘炳建还介绍说,踢脚线约5百米未完成,影响下一道工序施工,约100平方米没粉刷,直接影响到本工程的结算。

进展:调节未果,测量实际面积是关键

      根据【豫政办2016年121号文】,在工程建设领域,施工总承包企业(包括直接承包建设单位发包工程的专业承包企业,下同)对所承包工程项目的农民工工资支付负总责,分包企业(包括承包施工总承包企业发包工程的专业企业,下同)对所招用农民工的工资支付负直接责任。

       作为总承包商,中国五冶集团该项目负责人喻进宗也表示,他们于7号、9号两次召集分包商和班欢等人调解,但“各方主张差距过大,没调解成”。喻进宗表示,作为总承包商,愿意请第三方公司测量现场实际面积,但前提是双方得签字认同测量结果。

        从10月份基本完工,班欢已多次来郑州讨要工钱,而他的工友们大多回家、或辗转去别的工地打工,他希望按实际面积核算工钱。

 

        刘炳建表示,他已委托了律师,正在向管城区法院沟通立案申请,希望用法律手段解决纠纷。“法院判我们付多少,我们就付多少,如果付多了,我们还要维权要回来。”刘炳建说。

来源:大河客户端

责任编辑:薪华
最新资讯

关于我们 / 招聘 / 广告服务 / 网站声明 / 法律顾问 / 人员查询
QQ:2897812423 邮箱:zgxkxww2013@163.com
京公网安备 1001036210265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4065) 中 国 小 康 新 闻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3-2013 by www.zgxkxww.cn all rights reserved
Power by DedeCms  京ICP备20010514号